金融信息
推荐平台

*ST鹏起连发两份公告责令实控人长期占用资金

近日,发展股份有限公司(股票简称:*st鹏起,股票代码:.SH)连续发布两份公告,均指向实际控制人长期占用公司资金,且未还没有被归还。

公司官网显示,*ST鹏起的前身是成立于1947年的中国神联厂,1992年4月获批改制为股份有限公司(中外合资股份有限公司)。 同时发行A股和B股。 7月在上海证券交易所上市。 2001年,公司与深圳市三九企业集团实施资产重组,主要从事橡胶和医药业务,2003年6月更名为上海三九科技发展有限公司。2006年,通过股权转让,鼎力控股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成为公司控股股东。 同年6月,公司更名为上海鼎力科技发展(集团)有限公司。2017年1月,因业务发展需要,再次更名为鹏启科技发展有限公司。

近年来,公司业绩受到农机、橡胶、房地产等原有非主营业务的拖累,逐步剥离上述亏损业务,积极打造双核发展模式军工+环保。

实际控制人占用资金尚未归还

据*ST鹏启5月6日披露,公司于4月30日收到两封监管函件,一是因实际控制人张鹏启及万方投资控股集团有限公司未能履行偿还公司债权的承诺。本金、利息,吉林证监局责令二人改正; 其次,基于同样的原因,上交所下发监管工作函,要求张鹏起和万方集团认真整改,并及时披露。

显然,*ST鹏起此次对肖强的不幸,是因为实际控制人张鹏起至今仍未还清“旧债”。 查阅公司历史公告,我们发现该账号“成立”于2018年,事发至今一年多,仍“毫无音讯”。

根据*ST鹏旗2019年9月18日公告,上海证监局核实,2018年末公司其他应收款及预付款项余额中,资金性质为实际控制人及其关联方占用公司资金万元,占公司2017年末经审计净资产的15.19%,该行为构成实际控制人及其关联方非经营性占用公司资金。 但*ST鹏起并未在2018年年报中披露上述情况。 鉴于公司实际控制人、董事长张鹏起对此负有主要责任,上海证监局责令改正,要求采取有效措施解决违规占用资金问题。

2019年10月16日,*ST鹏起在上海证监局《关于行政监管措施的决定》中关于公司违规行为的整改报告中称,张鹏起承诺在2020年4月30日前生产权属清晰的有价资产,或资产加现金或纯现金等,返还占用资金,并按照中央银行确定的同期银行贷款利率向公司支付资金利息。

当然,这话是没有根据的。 2019年12月2日,*ST鹏起公告称,张鹏起及其一致行动人宋雪云与万方集团签署了《债权债务重组协议》。 4月30日前,其以转账方式代张鹏起向*ST鹏起偿还占用资金及利息约7.9亿元。 自万方集团代偿资金之日起,张鹏起及其一致行动人委托万方集团全权行使公司49%的股份表决权(占鹏起科技总股本的7.86%)。 万方集团与​​张鹏起等为一致行动人。

从表面上看,以万方集团为“接盘人”,张鹏起欠下*ST鹏起的“旧债”,似乎“妥当”不再是问题。 然而,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

一方面,根据*ST鹏旗2019年6月19日公告,公司收到中国结算上海分公司《关于司法冻结、司法转让股权的通知书》和北京《关于协助执行的通知书》第三中级人民法院6月17日电《书》称,实际控制人张鹏因涉嫌公证书执行案件,其持有的股份(无限售条件的流通股)全部被冻结,并存在被司法机关拍卖的风险。 由于张鹏起公司股票已被冻结,《债务重组协议》规定,自万方集团赔偿之日起,张鹏起及其一致行动人将公司49%的表决权委托给万方集团。 执行,这一招的“可操作性”如何?

不仅如此,*ST鹏起2019年7月9日公告称,因涉嫌内幕交易、泄露内幕信息罪,张鹏起被浙江省丽水市公安局刑事拘留(现已取保候审),无法履行职责,公司日常工作暂停。 总经理宋雪云主持。 根据《上市公司股东、董事、监事和高级管理人员减持股份的若干规定》和《上市公司收购管理办法》,*ST鹏起大股东目前无法转让股权,实际控制人不能转让控制权。

另一方面,万方集团自身的实力也不差。 其2017年、2018年、2019年前三季度净利润分别为-6.2亿元、-3.4亿元、-5.7亿元,但连续亏损。 困境下签署《债权债务重组协议》,拟为张鹏起偿还7.9亿元巨款,颇为明显的“打肿脸充胖子”。

而*ST鹏起似乎对这位“接盘侠”并没有十足的信心。 他在2019年12月2日发布的公告中首先提醒:“万方控股集团目前账户内货币资金余额较小,《协议》涉及的资金能否到位存在不确定性,该事项可能对本协议的履行产生一定的影响。” 2020年5月6日公告,公司于2020年3月31日收到万方集团的声明:“受疫情影响,哈尔滨、北京顺义区采取严格的疫情防控措施,导致哈尔滨工具一厂和顺义区土地一级开发项目的资金回笼无法按期进行。 截至2020年3月30日,万方集团未能收回上述款项股东占用资金是什么罪,也未向上市公司支付款项。 截至目前,公司尚未收到万方集团代张鹏起偿还的款项。” 这位“接受者”确实不富裕。

可以看出,自2019年底签订代理还款协议以来,距离承诺未如期履行已过去四个多月。

违反外国保证埋“地雷”

值得一提的是股东占用资金是什么罪,由实控人张鹏起引发的*ST鹏起问题,不仅仅是巨额资金被占用。 在4月30日发给*ST鹏启的监管工作函中,上海证监局还指出,张鹏启违规以公司名义提供巨额担保,但未履行授信义务披露不及时,严重侵害上市公司及其他股东利益。

事实上,早在2019年9月17日,上海证监局就此问题向*ST鹏起、张鹏起出具了《行政监管措施决定书》,指出截至2018年12月31日,公司累计对外担保情况15.75亿元,占公司2017年末经审计净资产的32.04%。上述违规对外担保均未及时披露,相关担保事项未经过公司董事会审议董事会议及股东大会,相关担保协议由张鹏起董事长亲自决定并签署。

从这些违规担保的进展情况来看,根据*ST鹏启最新披露,截至目前,公司与子公司洛阳鹏启与王海桥之间的违规担保诉讼案已在河南省高院审结。 洛阳鹏承担担保责任。 同时,*ST鹏起与沈彩娟就《最高额保证贷款合同》发生纠纷。 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今年1月一审驳回对方上诉,公司不承担连带还款责任。 此外,*ST鹏起与新宇友基投资管理中心(有限合伙)涉及三起借款纠纷,其中两起已于4月22日由上海市一中院判决50%的赔偿责任,公司已上诉至上海高院。 至于*ST鹏起涉及的其他违反担保事项,已在多地法院开庭审理,尚待判决。

从目前的情况来看,*ST鹏旗的情况不容乐观。 随着张鹏起埋下的资金占用、违规担保等“地雷”相继引爆,公司每况愈下。 2019年4月26日,当时的“鹏起科技”发布了2018年年度报告。 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38.13亿元,同比下降1084.94%; 下跌1061.20%,华普天健会计师事务所(特殊普通合伙)出具了无法发表意见的《审计报告》。 公司股票随后被“星恨”,股票简称变更为*ST鹏旗,并被退市风险警示。

2019年以来,*ST鹏起依旧处于下滑状态。 据公司2020年4月29日披露,上年度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87,206.63万元; 扣非净利润为-91,178.78万元。 4月30日,*ST鹏起披露2020年一季报,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8864.81万元,去年同期为-1864.8万元; 1953.75万元。 显然,损失正在扩大。 4月29日,*ST鹏起董事、监事及高管在公司关于公司2019年主要经营业绩的专项说明中表示,违规担保和资金占用问题如不能及时有效解决,将继续对公司经营和损益产生不利影响。

针对实际控制人资金占用及违规担保问题尚未终结,*ST鹏起在5月6日的公告中表示,张鹏起与万方集团正就回归后续方案进行协商占用资金,公司将积极督促二人及时履行相关承诺或协议。 同时,在判决公司不承担担保责任的情况下,公司已请求法院解除对公司资产的冻结、查封; 对于公司被判定承担赔偿责任的情形,公司将积极与被赔偿方协商通过债务重组方式解除债券。 赔偿责任,督促借款人履行还款义务。

这家上市近30年的老牌上市公司,不仅连续两年亏损、遭遇退市危机,还面临资金占用和违规担保两大难题。 能否有一个满意的结果,我们拭目以待。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信用帝 » *ST鹏起连发两份公告责令实控人长期占用资金

福州贷款找我们

联系我们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