贷款产品_对象_渠道_用途_担保_金额_期限_利率_还款_征信?

上海高级金融学院十周年庆典暨2019高金(北京)论坛成功举行

       2019年6月15日,时值上海交通大学上海高级金融学院(高金/SAIF)建院十周年之际,集聚2018年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保罗·罗默(Paul Romer)、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副主任隆国强和孙冶方经济科学基金会理事长李剑阁等中外经济学家和业界翘楚的上海高级金融学院十周年庆典暨2019高金(北京)论坛成功举行。

        论坛上,高金执行院长、金融学教授张春首先致辞,他指出,此次论坛的召开一方面是为了纪念高金建院十周年,开启下一个十年征程,高金作为中国乃至世界一流的金融学院,未来的发展一定要顺应中国经济和金融发展的趋势。把握时代的大方向和大潮流,不断寻求金融教育领域的创新突破;走国际化的办学道路,着力建设一支世界一流的教师队伍并在办学模式以及筹资灵活性等方面突破现有藩篱,为正处在新旧动能转换的关键时期的中国培育金融人才。他表示,高金还希望通过此次论坛构建一个开放的平台,与来自学界业界的中外嘉宾一道深入探讨和真诚分享,共同推动金融理论与实践创新,为全球经济健康发展和中国金融业高质量发展共同增添新的思想动力。

         新时代,呼唤新金融。主旨演讲环节,2018年诺贝尔经济学奖共同获得者、纽约大学经济学教授、经济学家和政策企业家Paul M.Romer首先上台分享观点。他表示,经济学家对于麻烦事应该尽量理智、客观、中立的看待问题,尽可能理解这后面的深层次原因是什么。关于政府为什么要采取措施帮助一些企业进行垄断,Paul Romer认为,工作是最好的学校,人们在实践、工作中才能够获得知识、技能和经验。对一个国家来说在发展过程中要鼓励一个产业的发展和扩展,而这个产业能够向他的人民提供工作机会。“在国际层面,我们要保证每个人都能参与到发展和增长的机遇中,只有这样才能持续增长。无论外部条件怎样变化,只要我们注重人力资本,不断学习新的技能,就能够保持经济增长”。

        随后,中国建设银行行长刘桂平以“数字经济时代的普惠金融”为题展开演讲。刘桂平表示,数字经济时代下普惠金融构成了一个完整的生态系统,“其持续健康发展需要政府、银行、市场主体多方参与,按照‘共建共享’思路充分发挥各方合力,共施良策,久久为功营造良好的环境氛围。”谈到大数据时代,如何用好数据为普惠金融赋能,他认为需提升四种能力,即基础数据架构设计能力、数据挖掘管理能力、数据分析应用能力、数据价值创造能力。展望未来,刘桂平认为中国普惠金融的发展方向是从根本上解决金融排斥问题,而不仅仅限于“普惠”,“对由于金融机构按照市场化原则经营造成的内生性排斥,根本途径在于吸收最新科技成果,拥抱数字科技,融入数据时代,以数据科技提高普惠金融的能力,真正实现金融权利的机会平等、金融资源的合理配置、金融服务的应享尽享。”

        高金学术委员会主席王江围绕“科技创新与金融”这一话题进行分享。王江认为,科创本身与金融相关,应形成一个比较好的金融机制来驱动科创,“应该打造一个适用于各种科创的活动,跟它相对应的比较有效的市场和金融机制”。同时,他也强调,政府在科创当中的角色应是建立和维护一个有效的机制和体系,“主要是依赖于市场机制,而不是直接提供问题的答案”。关于科技创新,他认为科创可以分为两种,一种是渐进式的科创,一种是革命性的科创。“如果我们侧重于加强对于革命性科创的支持的话,就需要建设一个与革命性科创的风险和生命周期相匹配的完整的金融服务和生态的支持”。对于日前刚刚开板的科创板,他指出,根据美国的数据,一定要充分认识到,科创板的市场风险比较大,这在一定程度上是科创本身的经济特征所决定的,“计算是按平均回报率,实际也并不那么突出,虽然这里面有一些大的赢家。所以我们对市场的风险、收益要有一个比较客观的认识”。

       以“建设服务高质量发展的金融体系”为题,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副主任隆国强与大家进行了主题分享。隆国强表示,我国金融服务于经济发展本身取得巨大成就的同时,金融体系也存在两个主要问题。第一是脱实向虚,越来越多的变成自我循环;第二是国际竞争力不足。“中国的金融体系一定要紧紧围绕着支持创新、服务创新来进行改造”,他认为。关于如何切实提升高质量发展,隆国强建议,首先,应加快金融对外开放;其次是高度重视新技术的应用。他还强调,应建立起服务于高质量发展的金融体系所相应的金融监管体系,监管的理念、监管的手段、监管的方式都需要进行创新和改革,最终打造成一个能够真正服务于中国高质量发展的有效金融体系。

       社科院副院长也追“权游”?中国社会科学院副院长、学部委员蔡昉在主旨演讲环节中表示,2014成为我国人口拐点,今后将会告别人口红利,劳动力将会越来越短缺,“这个趋势是既定的”,他建议加快户籍制度改革,让相当高的农村剩余劳动力转移出来,借此给制造业留出转型升级的时间。对于大型公司存在的垄断倾向,蔡昉认为会对全球供应链产业影响。他引述《权利的游戏》称,“因为我本人是看了剧、也看了书。每一个家族跟每一个家族都是网络上的节点,但是他们的地位是不一样的,不是每一个家族都有喷着火的龙,他们在技术上不均等,力量也不均等,他们不能平等的被连接在一起,他们其实只能被最大的那个有龙的家族连接起来,所以叫做‘被’连接。含义是什么呢?无论企业家有多么善良的动机,其实他的倾向,尤其是今天带着金融科技的创新,他们实际上是要产生垄断行为的”。 

(微信服务号:133-0690-7736)

本网所载的文/图等稿件均出于为公众传播有益资讯信息之目的,仅供参考(借贷有风险,选择需谨慎),若涉纠纷及错误,请及时联系本站处理。

Top